洞见网观点 • 正文

百年孤独:“反腐愚公”杨维骏级别最高的实名举报者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洞见真知

“我活着,就是对云南腐败的最大震慑!”说出这句话的人,正是迄今级别最高的实名举报者,云南省原政协副主席杨维骏。他以一已之力,先后把三位书记拉下马,云南官场大小腐败分子无不闻风丧胆。

这个堂吉诃德式的人物,现实版的陈岩石,一身硬骨国士无双,成为老百姓最钦佩的“反腐斗士”。

杨维骏

他曾称:“反腐是你死我活的斗争,不能停。”但痛心的是,几天前还在微博上为民请命,这么快就停下了生命的钟摆,享年98岁。

今日上午,杨维骏遗体告别仪式在昆明跑马山公墓举行。人们排着长队送杨老最后一程。现场有人痛哭,也有人高呼:“人民永远怀念您”。

自此,世间再无杨愚公。

01

杨维骏的反腐高度,当今无出其右。20年前,白恩培从青海转任云南省委书记,旋即推出“一湖四片”造城运动,变卖矿产、强征民地、强拆民房,云南的生态遭遇前所未有的危机。

特别是在轰轰烈烈的大拆迁中,有的地段每亩补偿达到400万元,老百姓却只能拿到12万,连个零头都不到。2万亩的征地拆迁,资金黑洞就高达千亿。

很多人拆迁后没有地方住,只能睡在猪圈里,菜棚中。欲哭无泪的村民们每天都到省委大院哭诉,但每次都被无情轰走,甚至被打伤。

已经离休8年的杨维骏,坐不住了。他利用每年2次的老干部座谈会机会,直面白恩培,提出相关意见建议。但白恩培不屑一顾。

最后实在烦了,干脆把老干会的召集规则改了,直接把“党外人士”杨维骏踢出参会名单。这让杨维骏意识到,靠直谏已经走不通了。眼前的这位白书记,“就是一个土皇帝,权大于一切。”

他决定,公开实名举报白恩培。2011年,他开通了博客,名为“直言”。后来又开通了微博,起名叫“为民的老杨”。然后把白恩培的相关违法违纪材料公布到了网上。

这其中,就包括与四川富商刘汉勾结,大肆贱卖国家宝贵矿藏资源的大案。但彼时的白恩培已在云南深耕10年。人微言轻的杨维骏以退休之身,如何能撼动这棵大树?

有人要把他打成“植物人”,有人要让他“永远闭嘴”,并对他展开了监视和监听。两年后,白恩培调任全国人大。而此时的杨维骏也已经91岁。但他要板倒白恩培的决心愈发强烈。

2013年夏,杨维骏借到北京看病的机会,绕过层层阻挠,最终进入中纪委,递上了昆明福海案、贱卖矿产案及“金座”诈骗案在内的云南“五大要案”的举报材料。

每一个案子,都直指白恩培。中纪委接下材料后,对他竖起了大拇指,连说了三个“最”字:年龄最大,职务最高,反映问题不为自己而是最为老百姓着想。

随后,中央巡视组进驻云南。翌年,白恩培涉嫌严重违纪被调查。3年后,因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至此,杨维骏已经“死磕”了白恩培15年。

02

宁舍一身刮,也要把书记拉下马。“栽”在杨维骏手里的,可不是白恩培这一任书记。在长达30年的反腐生涯中,被他拉下马的,白恩培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

1989年,时任云南治理整顿公司的领导小组副组长的杨维骏,发现省委书记的儿子竟然在倒卖云烟,而且出厂价跟市场价相差一倍,流失国有资产高达100亿。

100亿,那可是30年前的1990年!1994年,受此牵连的原云南红塔卷烟厂厂长褚时健潜逃国外时被捕。后因贪污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虽然后来85岁的褚时健重出江湖,创办“褚橙”名扬四海,但那一段历史却也是他身上永远抹不去的黑。而因为坚持反映红塔问题,原本可以当两届的省政协副主席,杨维骏只干了一届就退下了。

而真正让杨维骏进入公众视野的,是2010年的“公车上访”。这一年,他与白恩培的“较量”还未明朗,但为民请愿的身影却从未停歇。

时任昆明市委书记的仇和,对大拆大建一直情有独钟。在没有出示任何征地手续的情况下,昆明西山区福海社区就强行征用韩家湾村1700多亩耕地,强拆了老百姓的房屋。

没有发放拆迁款,也没有任何安置措施,一些老人无家可归,只能住在猪圈里。有的甚至不堪煎熬跳河自杀。上访了80多次无果后,村里有个人叫陆蔚的大学生,向杨维骏求助。

时年已88岁的杨维骏,决定“替天行道”。12月17日,他坐着政府配备的奥迪专车前面开道,带着两辆面包车、12名失去耕地的农民,浩浩荡荡地驶进省政协大院。

时称“公车上访”事件。次日,政协老干处处长责怪杨维骏:“你坐着政府配的车带农民上访,不合适。”

杨维骏反唇相讥:“谁规定公车只能用来吃喝玩乐,不能为民请命?”

之后,给他的配的公车驾驶员接到指令:不允许出城,不能到乡下去(见农民),车子也只能用在生活、不能用在工作(调研)上。

5年后的3月15日晚,一条中纪委的消息震惊全国:云南省委副书记仇和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接受组织调查。而彼时,正值全国两会。仇和已离任昆明,任云南省委副书记。

在连续把两个书记“送进去”后,2019年,白恩培的继任者秦光荣,也因为想买个维骏的实名举报,主动向中纪委投案。

10年拉下3个书记,都是为民请命,没有一次是为自己。侠之大者,为国为民。“反腐愚公”杨维骏,遂名满天下。

03

世路艰辛荆棘阻,甘当除棘一愚公。这样一位官场“异类”,让很多人恨之入骨。但杨维骏的独特身份,也不能不让一些人心有忌惮。

不仅仅是因为他官至副部,是曾经的省政协副主席。更是滇军名将之后,他的父亲杨蓁是朱德的结义兄弟,孙中山的参谋长。

在杨维骏3岁时,父亲遇害。但父亲的为人,却一直影响着他的成长,他不止一次说过:“我是烈士之子,我要成为父亲那样正义且纯粹的人。”

小学五年级时,杨维骏就加入全校抗敌救亡会;上大学时,担任云南大学自治会主席,带领400多名学生参加抗日民主运动,之后加入云南省民主同盟会,在策反卢汉起义中发挥关键作用。

1949年至1959年,任云南省政协副秘书长,后因不愿揭发费孝通,被打成右派。1978年,恢复工作后任云南省政协副主席,当选第六届全国人大代表。

正是这种“老革命”的政治风骨,让他在种种威胁中从未退却。正如他自己所说,得罪人多了,反而不怕了。

对杨维骏来说,没有私仇,只有公敌。谁搞腐败,谁欺负老百姓,谁就是他的敌人。无论位置多高,势力多大。

王婉琪想不通,拿着一万左右的退休工资,为什么不像其他退休的老同志一样颐养天年,非要去惹事生非?

知父莫如女。他的女儿劝道:“妈,你别管他了,这是他的信仰。”

2017年,杨维骏出了一本文集,记录了他多年革命、反腐、为民请命的经历。在文集的扉页上,他写下一句话:一定向真理低头,绝不向谬误退让。自古英雄多硬骨。

无论在战争年代还是和平年代,他们为了追寻心中的那道光,都敢于直面现实,不畏生死!

正如鲁迅先生所言:“我们从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为人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这就是中国的脊梁!”

但悲哀的是,这样的脊梁太少!在他们住的小区里,多是省级干部,每次散步时老干部们遇到他都会伸出大拇指,称他是闻一多式的人物。但当他要发动签名时,却都躲着远远的。

对此,杨维骏曾难过的说:“赞赏我的人很多,却还没看到有哪一个效仿我”。

或许注定,他只能是一个孤独的战士。哀哉斯人已去,世间再无杨公。

本文来自洞见网,文章标题:“百年孤独:“反腐愚公”杨维骏级别最高的实名举报者”,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文章Related

返回栏目>>

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 洞见网 洞见网手机版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