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见网社会 • 正文

关键时刻还得看老司机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洞见

直播间里一直卖去年的小龙虾和防辐射茶叶的罗永浩,前几天争取到了一个汽车厂商客户。西装革履、准备充分的赞助商高层,面带笑容上场准备和老罗说相声。

没想到,直播间被两个富婆占领了。她俩疯狂刷起了礼物,遮天蔽日的欧式马车动画效果完全挡住了两个中年男人的脸,网友们在弹幕里排得整整齐齐:小姐姐,我可以!

事后,媒体们对这场直播冷嘲热讽。其实金主们也别怪老罗,他要是能卖掉汽车的话,锤子还至于倒闭吗?过去几个月里,汽车企业很惨,连欧洲的老牌车企们都陷入亏损,做口罩和呼吸机零件自救的同时,裁员也异常凶狠。

中国车企们的冬天更长一些,特别是新造车势力们。绿驰、蔚来、拜腾、博郡已经都在各省国资委认了干爹,之前碰瓷老罗说要赞助直播的威马,取消了员工们的年终奖。

大星问了一圈,不裁员、不认干爹、准时发放年终奖的车企,只剩下了小鹏。IT和汽车圈子里的人都知道,小鹏汽车的CEO何小鹏很抠门。

2018年11月,小鹏第一款车G3上市前,何小鹏在内部信里讲了半天《后汉书》里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的事,然后话锋一转发出了灵魂拷问:下班为什么不关电脑?这么做每个月每台电脑多花150块电费!

小鹏汽车

这是让很多员工都红红脸,出出汗的一封信。他们发现,自己的老板会在楼道里数大家丢了几个烟头,会在停车场里看谁不洗车,会看谁订机票专选最舒服的中午出发,还会在食堂观察谁没有把饭吃完:你不能提前告诉打饭阿姨你吃不了那么多吗?

湖北的企业家抠门是有传承的。当年崔永元在节目上问雷军,你现在这么有钱,每天吃燕窝吗?雷军嘿嘿一笑说我中午吃个盒饭,晚上再吃个盒饭。

身家千亿出门坐经济舱的雷布斯确实没撒谎,为了让员工少从茶水间拿零食,他想过一个妙招:公司取消垃圾桶。

何小鹏是雷军的老乡,俩人关系很好,是一起在游泳池边喝酒的兄弟。大星去小鹏的茶水间参观过:没有零食,也没有茶叶,真的只有水。

但这个以前经常对着墙吃7块钱盒饭的抠门男人,没有在寒冬里裁员,也没有克扣员工们的工资和年终奖。

2017年底,刚开始全职做小鹏汽车还没几个月,他就主导了智能轿跑小鹏P7的立项。这在当时看风险是很大的,因为所有的公司都在做SUV。

《蜗居》里张嘉译扮演的宋思明解释过为啥中国人喜欢SUV:它是男人的腿,是空中的风。很显然,男人都喜欢又粗又长的腿和12级的飓风。

所以基于油车平台的纯电SUV在中国都做得五大三粗,但很多人不知道,这么做还有个原因,不用像特斯拉Model3和S一样重新开发更薄的电池组:那样要多花很多钱。

何小鹏不但把小鹏第一款上市车型G3做成了A级SUV,还为了让P7作为轿跑的整体身形更性感,降低离地间隙,拍板和宁德时代一起研发了低高度电池组,俗称电车版“矮短紧”。

宋思明在《蜗居》里和海藻说过:我希望能在物质上帮助你,并且最终让你获得精神上的快乐。

何小鹏在产品上一点也不抠门。为了自己的产品,他舍得跟保时捷工程团队花两年共同开发底盘;会雇一堆人不断调校车里的进口丹拿音响;也会花很多钱买车里内置的游戏版权:给用户们物质和精神上的一致快乐。

今年一季度,小鹏的销售成绩不错,小鹏G3卖了2331辆,纯电A级SUV第一名。这个月27号,花了小鹏很多研发成本的P7,也要上市了。何小鹏很激动,他写了一封2000字的内部信和同事们说,小鹏汽车今年的目标是All in销服——好的服务就是用那种“傻傻的爱”的方式来对待客户。

为了让员工们容易理解啥叫“傻傻的爱”,何小鹏讲了三个故事。大星只记住了一个:去年底我和一个新造车的掌门人在海边聊了四五个小时,直到凌晨两点。

后来,我给何小鹏发了条微信:那个男人到底是不是李斌?

何小鹏是在互联网红海里厮杀过的人,在这封内部信里,以前一直把小鹏车主当用户的他,改口称起了“客户”。这个转变很有意思。在互联网公司,产品做了好了是不愁没有用户的,所谓的酒香不怕巷子深。

何小鹏重战略,重规划,喜欢步步为营的条理。现在,他有点变了。从去年底开始,被愤怒的G3车主们锤过的何小鹏,觉得只有产品好还不够:“对客户,我们的方法论、思考逻辑要比用户更深入、更深入、更深入才行。”

越来越深之后,他希望员工们不要再用逻辑的推论和功利的思考来对待客户。于是,就有了内部信里的“傻傻的爱”。

何小鹏大学毕业那一年,《还珠格格》热播,大星还记得小燕子跟五阿哥说,自己好久没吃过柿子了,上次路过一片柿子林好想摘几个:想到你不喜欢,就一个都没有拿。

傻傻的爱,就是能改变自己过去的习惯,因你而变。

本文来自时评网,文章标题:“关键时刻还得看老司机”,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文章Related

返回栏目>>

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 时评网 评论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