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见网娱乐 • 正文

徐志摩死后陆小曼穷困潦倒,娘家为何不相助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时评网

陆小曼与徐志摩的相识是在一个灯红酒绿的舞台中,当时的陆小曼是有夫之妻、是北洋政府青年有为的将领王赓的妻子、同时也是民国有名的才女、交际花,徐志摩则因为和林徽因的感情跟自己有孕在身的妻子离婚而成为了民国离婚第一人,同时也是近代史中非常有名的诗人、才子。

他们二人是在舞会中相识的,在灯光的映照下,徐志摩高大、富有文人的气质深深吸引了陆小曼的心,而陆小曼富有贵妇人气质的美丽也将徐志摩吸引得如醉如痴,在这个舞会之后他们二人经常借各种机会相见相约,打破了世俗的伦常、陷在了一段纠葛的感情中。

但这个世界上终究没有不透风的墙,他们二人之间的私情,一开始还瞒得过别人,当时间久了之后,很多人都看出了端倪,风声开始吹起,关于他们的流言也渐渐弥漫了起来。

经历过波折后,王赓与陆小曼离婚

王庚在一开始的时候是不相信自己的妻子会做出这样背叛自己的事情的,但是当所有人都在传徐志摩和陆小曼的感情时,他不得不开始相信了。

他心平气和地询问起了陆小曼,但是陆小曼并没有承认,陆小曼将和徐志摩的感情当做了一段不能开口的秘密紧锁了起来。

后来王庚逼问到了情急处,他甚至掏出了手枪抵住陆小曼的头,严厉地逼问了起来,虽然他在内心中深爱着陆小曼,但作为一个男人他不允许自己的女人对自己进行背叛。

在王赓的逼迫下,陆小曼才承认了和徐志摩的事情,得知真相的王庚也收起了手中的枪,陷入了一片落寞,但是当时的他选择了原谅陆小曼,他还想和陆小曼继续生活下去。

时间就这样过去了,最后王庚因为北洋军阀内的争斗被关入了大狱,他写信想让陆小曼南下避难时被陆小曼拒绝了,也正是在这个拒绝使他们二人走向了分离。

徐志摩和陆小曼的婚礼以及王庚的祝福

刚冲出婚姻囚笼的陆小曼不顾自己父母反对和徐志摩成了婚,也因此和家中闹翻了。

在陆小曼和徐志摩的婚礼中,为徐志摩和陆小曼证婚的人是梁启超,梁启超是徐志摩和王庚共同的老师,梁启超给他们的证婚词非常的玩味,在证婚词中,他提及了徐志摩和陆小曼离异的情感,在里面他少有祝福,更多的还是劝诫两名新人要相拥相爱、下不为例。

在他们举办婚礼的时候,王庚也委托人给他们送了贺礼,还写信给徐志摩让她好好照顾陆小曼,至此,王赓和陆小曼的感情也如飞燕各赴天涯。

徐志摩与陆小曼结婚后的生活窘迫

其实陆小曼并不是在徐志摩死后才开始穷困潦倒的,在徐志摩活着的时候,陆小曼和徐志摩的生活就已经初见窘迫了,当时陆小曼非常热衷于上流社会的生活,她喜好结交上层贵妇以及各界名流们,在跟贵妇名流们交往的时候,陆小曼花钱是非常阔绰的。

而徐志摩的父亲虽然是很有钱的豪绅,但是他非常传统,在徐志摩与原配妻子张幼仪离婚的时候,他的父亲就已经深感不满,在得知自己的儿子竟然勾搭上有夫之妇、毁人家庭的时候他更是气得话都说不出来,坚决不同意徐志摩和陆小曼的婚姻。

徐志摩死后陆小曼穷困潦倒,娘家为何不相助

虽然后来在胡适等人的劝说下,他勉强同意了徐志摩的婚姻,但也断掉了和徐志摩之间的金钱往来,在这个时候徐志摩是得不到家里资助的。

所以他为了能供陆小曼花销,就拼命地赶往国内外各地演讲、拼命的写书翻译,为的就是能让陆小曼过上公主的生活,但是徐志摩的努力终究是杯水车薪,他完全支撑不起陆小曼的庞大花销,在经济的窘迫中,陆小曼认识到了一个人,这个人为她解决了经济上的窘迫。

陆小曼与翁瑞午的关系以及徐志摩的死亡

这个人就是翁瑞午,他的父亲是清朝知名的知府、是清末权臣翁同龢的门生,他出身豪门大阀,是民国时期家中资财万千的阔家大少,钱在他的眼中只是小事,他这个人混迹在上流社会,很快就与陆小曼相识。

陆小曼一直以来身体都饱受病痛的折磨,而翁瑞午则因为早年曾经跟老中医学过推拿术,所以经常为病痛的陆小曼做起了推拿。

在翁瑞午为她推拿减缓疼痛的时候,陆小曼和翁瑞午成为了无所不谈的朋友,陆小曼好像无底洞一样的金钱花销也在翁瑞午的支撑下得到了很好的满足,陆小曼也在这个时候和翁瑞午一同吸食起了鸦片。

有一次,翁瑞午在徐志摩的家中为陆小曼做推拿,当时徐志摩正从外地回来,手中拿着为陆小曼准备的礼物,在推开家门的时候见到了这一幕,他怒从心起,与陆小曼争执了起来,最后被陆小曼用烟灰缸砸碎了眼镜、打伤了眼角。

心碎的徐志摩悲伤万分地离家出走了,再也没有回到过家中,再也没有见到过陆小曼,在一次他赶飞机去外地的时候,飞机失事夺去了他的生命。

从此以后,陆小曼与翁瑞午过上了同居生活,徐志摩的父亲后来在一次探望陆小曼的时候也因为撞见了陆小曼和翁瑞午的事情,彻底与陆小曼断绝了所有的关系,陆小曼也在彻底和翁瑞午同居后,过上了优越万分的生活。

本文来自时评网,文章标题:“徐志摩死后陆小曼穷困潦倒,娘家为何不相助”,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文章Related

返回栏目>>

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 时评网 评论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