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见网社会 • 正文

抚顺虐童事件,爆料一个新闻到底有多难?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时评网
挣扎了半天,还是手贱。说好了不碰敏感话题,但总是忍不住。那就至死方休罢。
 
那个可爱的6岁女孩儿,差点被虐待至死的事,大家也都知道了。为了激起大家的愤怒,以便我后文开骂,我再简单重复一下惨况:
 

用开水浇头冷水冲淋,反复数次;用钳子把牙齿拔下来,再强迫她吞下去;用打火机烧嘴唇,直至把唇尖烧焦炭化;

 

不给吃饭喂吃猫粮,逼吃猫屎;烟头烫身、钢针穿腿、掰断胳膊;2处骨椎骨折,9根肋骨骨折,骨盆骨折,全身几十处骨折。
 

抚顺虐童事件,爆料一个新闻到底有多难?

 
这是谁干的?孩子的亲妈和后爸!
 
护士怒了,医生怒了,连闻讯赶来的孩子姥姥也怒了:即使是自己的女儿,也要把这个人渣送到监狱!
 
法律,是最低的道德。既然他们已经丧失人性,就把他们送到他们应该呆的地方去!
 
好,这起虐童事件的基本事实就还原到这里。今天我们说说这背后更加让人怒火中烧泯灭人性的细节。
 
这事情,发生在什么时候呢?不是10月,也不是8月,而是5月。对,是5个月前的事情。
 
而事实上,女孩被虐待是从父母离婚后的今年1月份就开始了,一直到5月份被打到生命垂危被送进重症监护室抢救。
 
当然,他们不是真的在乎孩子的命。而是有两个目的:
 
第一,孩子如果抢救不过来,则是“意外摔伤经抢救无效死亡”,不用承担法律责任;
 
第二,让孩子姥姥送5万块钱来,最好花不完,剩下的自己留着花。
 
我们庆幸的是医生一身正气,提醒孩子姥姥这是人为虐待所致,才最终撕下这对狗男女的一身画皮。那么,为什么这样一起耸人听闻性质恶劣的虐童事件,竟然在媒体上看不到只言半句?
 
难道200万抚顺人早已麻木不仁?要知道,同时发生的大学生虐猫事件,仅仅是用开水浇猫,残忍程度远不及女孩受到的虐待,就在热搜上整整霸占了3天,大小媒体群起而上,口诛笔伐。
 
无数爱心人士痛心疾首,涕泪齐流,呼吁为猫立法。难道,这么可怜的女孩连只猫的待遇都没有,都不配媒体去关注和报道?
 
当然不是,媒体的良心一直都在。唯一能解释的是,这事有人压住不放隐而不发。那么是谁在害怕什么,又是谁在刻意掩饰着什么?
 
孩子的生母不过是家商场的收银员,孩子的后爸不过是个无业的刑释犯而已,如何有如此大的能量封锁消息滴水不漏?
 
这显然不符合逻辑。唯一可以庆幸的是,女孩命大。
 
在重症监护室竟然抢救过来了,而且从5月一直坚持到了8月。但后续治疗极其复杂,为此,孩子的生父已经欠下十几万元的治疗费。
 
这个已经辞职照顾女儿的大货司机,一面看着渐渐好起来的女儿,一面为筹不到钱治病而泪洒长夜。
 
他想到了当地的妇联,想到了当地慈善机构,想到了当地的媒体。
 
为了孩子,他开始四处求助。他首先找到了本市的媒体,但报道始终未能发出来。他又找到省电视台,一个频道编辑看后热泪长流,先后做了三期节目,但第一期节目播出后就被紧急叫停了。
 
这可是在救人啊,怎么连这个也要掐死?
 
在多位正义媒体人的帮助下,最终在当地管不着的“梨视频”上,把这起骇人听闻的恶性伤童案报了出来。
 
果然,举国震惊。也果然,传言有人开始震怒:查查是谁,把这事曝出来的!
 
能不震怒吗,严防死守几个月,还是被捅了屁股,太没有大局观了!这是严重悖离组织纪律的行为,是严重影响当地形象的恶举!
 
到这里我们就基本明白了,之所以被严严实实捂了5个月,怕的就是影响当地形象。
 
我很不明白,这能影响什么形象呢?哪个地方没有恶人,没有烂事?家丑都不怕,还怕外扬?
 
问题出来了,治病救人,惩恶扬善就是了,如此遮遮掩掩见不得人才真的有损形象。
 
我们该做的,不该是相关部门第一时间拿出解决办法,该救助救助,该逮捕逮捕吗?
 
但事实上做的又怎样呢?直到10月25日,有关部门才给出了500元的救助。对,你没看错,研究2个月,救助500块。
 
但万物总有裂痕,那是光透进来的地方。
 
如果不是媒体良心未死,如果不是来自全国的热心捐助,那现在死的可能就是那个6岁的女孩了。果真如此的话,岂不成了那对狗男女的帮凶?
 
我们理解地方的顾虑,但涉及到惩恶扬善人命关天的事件,就不能以“负能量”一概论之。即使是“负能量”,处理好了也一样能为地方形象加分!
 
比如青岛,疫情过后立即启动追责。比如太原,家长吐槽老师让家长批改作业后,立即出台20条“禁令”。
 
只有倾听民声,才能更好的服务民生。
 
很多时候,掩饰也是一种纵容,姑息也是一种犯罪。这可不是维护地方形象,而是执政为民的政绩观出现了偏差。
 
今天借此也顺便统一回复,每天燕梳楼在后台都会收到一些求助信息,我很同情大家的遭遇,也想站出来怒吼两声:
 
尔等恶贼,纳命来!
 
但众所周知的原因,自媒体是没有采访权的,这个中宣部新规已有明确规定,否则就是违规,轻则删文重则封号。
 
所以我们通常所写基本上都是根据官媒报道进行跟进评论,生存的空间很小,话语权更微乎其微。
 
一直想找到机会和大家作个解释,今天了了此愿,希望大家理解。连这样一起新闻爆料出来都如此艰难,遑论其它。
 
不是我不仁义,而是真的无能为力。念长夜之漫漫,独怆然而泪下。
 

本文来自时评网,文章标题:“抚顺虐童事件,爆料一个新闻到底有多难?”,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文章Related

返回栏目>>

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 时评网 评论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