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见网社会 • 正文

成都大学党委书记毛洪涛的自我了断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时评网

校长“逼死”书记,举国震惊。从前天开始,关于成大党委书记毛洪涛的“绝命书”就广为流传。堂堂一个大学一把手书记,竟然以如此决绝的方式,选择以死相谏。

15日凌晨,他在家门口的江安河边,用手机编下了对于学校政治生态的痛心和对校长王清远的控诉。最后看了一眼无尽的黑夜后,纵身一跃。“自我了断,再无牵挂”。

成都大学党委书记毛洪涛的自我了断

粉身碎骨浑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在担任成大党委书记的一年多里,明知道之前已有3位书记被排挤出局,他仍然一腔孤勇,单枪匹马硬杠王清远构建起的利益集团和独立王国。

然党而不朋,孤掌难鸣。既然不能同流合污,等待他的自然是无底线的打击报复。他完全可以一走了之,却以“虽万千人,吾往矣”的决绝,选择了屈原般的悲壮一跃。

“虽独善其身,两袖清风,但身陷污泥浊水,惟以命相搏矣”。

好一个独善其身,以死明志。但燕梳楼有几点不明白:

第一,他为什么选择死谏的方式离开?

难道他不知道,可以通过网上与线下多种方式,去反映问题和检举指控?作为一名体制内官员,一把手书记,他是不懂这些举报规则,还是这条路根本就被堵死了?

如果被堵死,又是谁堵的?分管审计的校长王清远吗?如果可以活着去举报,谁又会用死去喊冤?

第二,他是政治不成熟还是心理太脆弱?

有网友批评他,抗压能力太差,也太单纯。我想说,去你奶奶个熊。

年近半百,身经百战,官至正厅,当过宣传部长,市委常委,副市长,宦海浮沉几十载,你说他经验不丰富?政治不成熟?心理太脆弱?

他不知道死无对证,亲者痛仇者快?在这一点上,我更相信他所说:对不起党的培养,在坏人面前吃了败仗。

这是典型的卫道士人格,英雄气短,以死谢罪。但以直报怨,何以报直?当他的身体连同悲鸣,在冰冷的河水里沉默的时候,他所在的成大才姗姗来迟的发出一则声明:今晨,成都大学党委书记毛洪涛同志在个人微信朋友圈发文引发关注。校方立即成立工作专班,正配合相关部门开展调查,进展情况将及时公布。我就想多问一句,自己成立工作专班,是自己查自己吗?

随后,成都市也发出通报:成立由市纪委监委、市委组织部、市委宣传部、市委教育工委、市公安局组成的联合工作组,正在对有关情况进行全面调查。

我还是想多问一句,仅仅地方级别的调查组,能查得清这潭污水吗?我可否又在此呼吁一下,前面三位被排挤走的书记,此时能否站出来,说句公道话?

在王清远校长任内,6年时间换了4任书记,最短半年,最长两年,这明显不正常!

这么明显不正常的现象,为什么没有引发上级关注?是党委负责制的机制失灵,还是这个校长的能量通天?

唉,一个大学尚且如此,一个厅官尚且如此,我们平头百姓又情何以堪?社会是个大学校,学校就是个小社会啊。

这些年频频曝出的大学闹剧还少吗,别字校长,性侵教授,黑人伴读,自评一流,研究生变佣工,多年毕不了业。

都说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大连理工那个听话的乖孩子,在实验室自缢的勒痕还清晰可见。

有谁会听到了这些孩子内心的哭泣?我们现在的和未来的孩子,又该选择什么样的学府,去安放蓬勃的生命和纯洁的灵魂?

难道,这一切的一切,还不能够让我们反思吗?难道,这扑通的一声,仍然不能揭开盖子?

留下的仍然会是一个沉默的真相?又是重度抑郁,或是妄想迫害症?

请原谅我,我只能给你问题,但无法给你答案。

最后我想说:既然毛书记可以有士大夫的风骨,那我们就该有为他击鼓鸣冤的勇气。

在通往正义的路上,我希望能算我一个,也能算你一个。

本文来自时评网,文章标题:“成都大学党委书记毛洪涛的自我了断”,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文章Related

返回栏目>>

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 时评网 评论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