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见网传媒 • 正文

1949年一野决战西北,最终决定权掌握在谁的手里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评论网

克劳塞维茨说:战争是政治的延续。每一场战争的背后都有其政治诉求,一战并非只是因为一个大公的死去,而是因为帝国主义对世界重新瓜分的需求,既得利益者与后来者之间的利益冲突。

二战则是一战的基础上,资本主义的固有顽疾未能得到解决和缓解,各国之间发展不平衡,发展较快的德意日三国要求重新划分世界。

而在中国解放战争中,自然也包含着两个党派与政权的诉求。1949年5月,人民解放军已秋风扫落叶般的荡平了广大中国,除了西北地区。决战西北,成了一野的任务,而这一战的策略其实颇有纷争,那最终的决定权掌握在谁的手里呢?

咸阳城下

负责解放大西北的,是彭带领的第一野战军,经过整编后有两个兵团下的6个军,共15.5万人。

而对手则是国民政府在西北的残余势力——陕西的胡宗南,下辖20余万人。青海的马步芳与宁夏的马鸿逵,分别称为青马与宁马,合称为马家军,有18万人。不过虽为同族,而且有些亲戚关系,但是两个人的关系并不好。

新疆警备总司令陶峙岳麾下还有国民政府各党派系7万余人。由于双方兵力差距较大,中央又调来华北军区十八、十九兵团20万人,协助第一野战军。

由此可见,我党的兵力并无优势,哪怕是加上后援的20万人,依然有着近十万人的差距。但是这个场面对我党来说实在是稀疏平常,从微末中兴起,无数次从绝境中杀出,长征路上哪一天不是危机四伏,哪一次不是绝处逢生。

正如教员所言:“战略上藐视敌人,战术上重视敌人。”彭与教员自然是有信心打赢这场战争,但也绝未掉以轻心,从无数次胜利与失败中,他们当然明白骄兵必败的道理。

相较于我党众志成城,国民政府在西北的残军还在窝里斗。一野兵临城下,胡宗南立刻将部队撤出陕中,如此,甘肃、宁夏、青海门户大开,如同躺在地上露出肚皮的猫咪。

解放军可以沿着陇东与陕甘公路直捣黄龙。胡宗南的目的自然是为了自保,不然自己独独顶在前面,一旦有了危机,向二马求援,两人必然不肯出兵。如今这个场面,两人的地盘户破堂危,只能像胡宗南求援。

胡宗南这一计,十分聪明,三人之间地位逆转,假如他把这些智慧能用在对付敌人身上,恐怕能给我党造成不小的麻烦。不过在国民政府这个大环境下,胡宗南这些想法其实不足为奇,毕竟国民政府从根子里就是烂的。

胡宗南的行为并不得委员长的欢心,此时,他还抱有幻想,希望胡宗南在西北打几场胜仗,振奋军心,一挽颓势。巧逢此时,马鸿逵电报委员长,希望他组织胡宗南继续撤退,并且表示愿意和马步芳一起配合胡宗南。

当时,西北军政长官一直空缺,前任张治中去北平参加和平谈判后,此职位一直无人继位。

两马都对此志在必得,也由此间隙横生,委员长将任命的权利交给李宗仁,李宗仁与幕僚分析后,认为马鸿逵油嘴滑舌,办事向来阳奉阴违,职位交给他,他也不会卖命。而马步芳实力强劲,青马之名如雷贯耳,不如交给他。

于是1949年5月18日,马步芳上任代理西北军政长官,授陆军上将军衔。他梦寐以求的“西北王”终于梦想成真。失利的马鸿逵自然破口大骂。

青马与解放军可谓血海深仇。红军时期,西路军远征河西走廊,遭遇青马部队,双方激战4个月,最终红军几近全军覆没。

1941年,彭雪枫的与汤恩伯在金浦路激战3月,被称为“路西反顽斗争”。当时青马的骑兵第八师成了红军作战失败的罪魁祸首,使得红军将士死伤惨重。在解放战争时期,一野也曾在合水与陇东两战青马,都吃了大亏。

而今,新仇旧恨撞在一起,青马的指挥官,马步芳的儿子马继援狂妄的喊出了“活捉彭”的口号。其实对于西北的战略,教员与彭的主张略有不同,教员认为应当牵马打胡,而彭主张牵胡打马。

经过仔细斟酌,教员决定让彭自己选,也就是将西北战场的最终决定权交给彭,因为他才是前线总指挥,最清楚战场局势。教员信任着这些一路同行的同志,就像当年与粟裕关于苏北战场的战略发生冲突时,放权粟裕自己决定怎样解决苏北战场。

红军一路从弱到强,十分重要的一点就是能够总结教训,敢于反思。在此前的战斗中,吃了青马部队骑兵的亏,这次就吸取教训,先是示敌以弱,马继援自然志得意满,自傲的孤军深入,来到咸阳城下,向着解放军的阵地轮番冲锋。

这回,有着强大火力网的解放军,依靠着火力压制与强劲的阵前反冲击,将青马部队打得溃不成军。

12年间,解放军从无数次的血与火的历练中不断进化,成了世界上最强的地面部队,而青马依然是12年前的青马。咸阳城下,解放军报了血海深仇,杀伤敌人2000余人,自己只伤亡了200余以及不少物资。

咸阳一战只是解放西北中的一点,但是管中窥豹,西北的敌军已经不成气候了,直至1949年9月,全歼两马部队,9月25至26日,新疆和平解放。

伟大的军队

解放军,似乎是中国第一支以解放全中国人民为目的的军队,是一只继承了红军意志的子弟兵。一只伟大的军队,必然有其伟大的意志,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解放军依然有着红军时期爬雪山过草地的精神,也已经有了抗美援朝战争时期不畏强敌的品质。

红军的时候,每一个加入部队的士兵都要接受教育,学习识字认字。中国从古代开始,识字便算是知识分子了,文盲率一直居高不下,直到我党,直到红军,才开始给每一个人普及知识教育。

这是何其伟大的一件事,如今我们自然知道教育的重要性以及教育是如何塑造一个人的,可是那个时候恐怕是没有这个意识的,识字学习是一件尊贵的事。

1949年一野决战西北,最终决定权掌握在谁的手里

就像孔子开设私塾,将知识带给普通百姓,红军更是让每个人都有机会学习,让每个人都可以成为过去梦想的、渴望的人。

这才是一只伟大的军队,不止是他战无不胜,也不止他如钢铁般坚毅,而是他给每一个人带来希望,带来光明。

让每个士兵渴望着未来,他们相信明天会更好,也相信自己的付出与牺牲将确实的为这个国家做出贡献,会有人铭记着他们,纪念着他们,哪怕他们没能留下名字。他们已经成为了红旗中的一部分。

从历经磨难的、铁与火打造的红军,到为人民求幸福的解放军,将中国从软弱的、黑暗的国民政府手中解放出来,再到后来在朝鲜半岛上,志愿军力抗以美军为首的联合国军。

将战线从鸭绿江推回到三八线,逼迫美国不得不在和谈协议下签字,成了美国建国以来第一次未胜利的战争,也是历史上唯二的成团建制消灭美军的部队。直到如今兵强马壮的解放军,依然以人民为宗旨,为人民打胜仗。

如今的国际局势依然动荡,4年前的南海危机依然余波未散,印度频频挑衅,美军狼子野心。阿塞拜疆与亚美尼亚骤起冲突更是为如今矛盾激凸的国际局势画下注脚。我们依然需要着一只伟大的军队。

本文来自时评网,文章标题:“1949年一野决战西北,最终决定权掌握在谁的手里”,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文章Related

返回栏目>>

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 时评网 评论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