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见网宏观 • 正文

温铁军:美国29亿亩耕地产3亿吨粮食,中国是15亿亩5亿吨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评论网

这一切的出现均是来源于人类的生理需要,可见这一层的需要有多么重要。

农业发展包括水稻、野生动物的驯化等,这些发展也是为了满足人类的生理需要。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首席研究员、博导,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基金会副秘书长蒋高明著有一本《生态农场》,著名经济学家、“三农”问题专家温铁军为蒋高明这本书写下序言。

在序言中,温铁军表明:美国29亿亩耕地产3亿吨粮食,中国是15亿亩5亿吨。

人类文明产生

大约七千年前,中华的祖先开始驯化野生的蚕。他们已经意识到人类的智慧高于大多数野生生物,于是在发展之中,他们运用自己的智慧以及手段,将野生生物驯服,让它们为人类的发展做出贡献。

与此同时,他们发现了水稻,在日复一日的观察以及经验的增长之下,他们将野生稻驯化。斗转星移,日月交替,在一个个消逝的日子里,人们总结出了一套种植、养殖的技巧,渐渐地,传统农业诞生了。

中华文化之所以源远流长,在于传统农业在无意识中坚持了可持续性发展。中国的农业发展在几千年的途中始终坚持有机循环。生态系统是一个大型的循环系统,其最简单易懂的一条循环就是“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

这个大型的循环系统没有经过任何人为的计算,没有经过人为的投放,但里面的一切生物与非生物都按照其本身的规律运动。消费者与生产者之间的数量比例恰好能够维持整个循环系统的工作机制。这使得生态系统在年复一年的发展之中生生不息。

中国古代先民是将人类最初没有规律的发展在无意识之间规律了起来。传统农业的出现就是规律之一。在传统农业之中,人们没有过多破坏生态系统的循环,生态系统中各类生物依然处在一定的规律之中,这便是可持续性的。

这种可持续性发展对于维护生态环境是十分有利的。也因此,中华文化得以源远流长。

人类的危机

然而,这种源远流长的发展渐渐出现了危机。随着生化等各方面的发现与发展,人们发明出了许多从理论上可以加大农业产量的产品。人类的数量是在逐年增长的,从这一方面来看,想办法提高农业产量确实是一件迫切的事。

农业发展最大的障碍应该当属大自然。自然界的害虫,自然界的各种不定因素,都能在不知不觉中侵入农业发展的过程中,减少人们的收益。这样的自然灾害是人类无法避免的,古代时常因为蝗灾等灾害导致大荒年。为了让农业更加稳定,人们开始研制农药等产品。

但人们在过去许多年内都没有意识到这样的产品会对生态系统造成什么样的伤害。近几十年来,中国也开始跟风,盲目地进行农业现代化。这导致中国面临的最大问题成为了环境问题。环境的污染成为中国也是世界的首要问题。

这也是温铁军近些年来不断提出“三农问题”的原因。事实上,农业发展现代化真的会提高农业的产量吗?不一定。

温铁军:美国29亿亩耕地产3亿吨粮食,中国是15亿亩5亿吨

美国的资本深化的大农业用了29亿亩耕地和数百亿美元政府补贴,才生产3亿多吨粮食;中国用差不多一半的土地(18亿亩耕地中的约15亿亩)和不到一半的补贴生产了5亿多吨粮食。若以单位面积计算农业效率,中国仍然是土地产出率最高的国家。

这是一百年前的美国农业学者富兰克林在中国调研之后,通过对比之后得出的结论。

相比中国千年来形成的有机的农业发展机制,美国在资本深化的大农业下,仅仅一百年的时间就破坏了生态坏境,对整个资源环境带来的破坏极大。如果按照这样的生产方式,世界的可持续性发展完全被破坏指日可待,我们的子孙后代将面临的是资源缺失。

通过对比美国与中国的土地出产率,也可以看出,资本化的农业并不能提高出产率,却又实实在在地破坏了环境,这样得不偿失的行为却在近几十年间被广泛追捧。到2007年,人们终于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生态文明”是人类发展过程中不能破坏的。在过去几十年间,中国人民跟风发展农业现代化,人们被经济发展带来的利益蒙蔽。在少数人一次次的发声之后,人们终于意识到生态文明的重要性,在2008年重新确立了发展目标——“两型农业”。

亡羊补牢,为时未晚。在我们对环境肆意破坏了几十年甚至上百年后,我们终于明白环境的可持续性发展对人类的重要性。在这个时候,我们及时转变自己的政策,将环境资源的保护提上日程,是一件还为时不晚的事。

停止破坏

人类的发展很大程度上源于人类拥有智慧,拥有自己的思想。但人类赖以生存的依然是自然。人类经济发展、农业发展,都是在依赖自然的基础上进行的。我们需要的一切原料,以及资源,都是产自自然环境。

人类自诩是拥有先进技术和智慧的“高级生物”,但从人类文明诞生开始,到现在,几千年时间过去,人类依然没有将大自然探索完。

事实上,人类也是从大自然中诞生的,在自然界的孕育下,人类最早的祖先产生,那时最为原始的人类还没有拥有智慧,也只是自然界中千千万万个生物中的一个。人类拥有文明以及智慧之后,也没有破坏大自然,这种遵循自然的发展是人类得以在自然界中生存几千年的原因之一。

如今的自然界在人为的干预下被破坏,生态系统的循环链被人为打破,但在宏观意义上来说,人类也处于这个循环之中,生态循环的破坏最终的后果是人类自己承担。

我们的古代先民为我们留下的除了他们用智慧凝结出来的成果之外,还为我们留下了没有遭受破坏可以持续发展的自然。在几千年中,生态环境都保持着可以持续发展的状态,等到了我们手中,不过百年时间,整个世界的生态环境就已经千疮百孔。

我们可以为我们的后代留下先进的技术,信息、科技、医药等,这些先进技术确实是造福人类的技术,但我们破坏掉的环境是不可逆的。这些被我们破坏的环境也许需要上千年甚至上万年才能恢复。那时我们的子孙后代只能看着“历史读物”,跟着历史读物认识没有破坏的世界。

那时,我们的子孙后代是应该庆幸我们为他们留下了先进的科技还是应该埋怨我们让他们失去了新鲜的空气?

发展是必然的,但有时候放慢脚步,为环境的恢复留下一些时间,才能更好的让世界发展下去。拥有那些技术之前,人类也在这个自然界生存得很好,但等到环境完全被破坏,就再也来不及。

本文来自时评网,文章标题:“温铁军:美国29亿亩耕地产3亿吨粮食,中国是15亿亩5亿吨”,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文章Related

返回栏目>>

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 时评网 评论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