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见网宏观 • 正文

疫情风浪之下,金融瘟疫也来了!美国只能赌一把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评论网

2007年,伊拉克战争如火如荼,阿富汗山沟烽火连天。此时的美国,正是独孤求败的时候,歌舞升平,没有人意识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然而,美国审计长大卫·沃克却以其独特的经济学头脑,揭露了美国即将发生的危机。

那一年,美国国债总额8.7万亿美元,GDP却高达13.5万亿美元。收支还算平衡,赤字也不算太高。那么,他为什么要提出警告呢?也许是因为,他是中国人民的朋友。

中国人从大卫·沃克身上学到了很多,沃克先生也从中国人身上学到了很多。最简单一个道理叫做“量入而出”。当支出超过收入,并且持续扩大,总有一天会资不抵债。

美国债务并不只是政府或者公司的问题,而是全民负债。预算赤字、储蓄赤字、贸易赤字,每一根都足以成为压死骆驼的稻草。

疫情风浪之下,金融瘟疫也来了!美国只能赌一把

时任美国审计长得大卫·沃克敏锐的发现,美国财政收支隐患极大,其盈余的主要来源是社会保险系统,而这一部分盈余的来源则是战后出生的婴儿潮及二代婴儿潮。

很显然,这些人都会老!一旦婴儿潮一代陆续退休,收入变支出,自1985年以来的低出生率一代将无法承担社会保险费用,联邦政府最大的盈余将变成最大的赤字,再也没有可靠的收入去填补美国财政的窟窿。

依赖发债的美国就像一艘破船,经不起任何风浪(比如疫情)。特别是在美国不断提高私人教育价格,新一代美国人日益“萌化”的今天。美国政府要想负担起日益增长的支出,无非是两条路,一是加税,二是发债。

此前,美国政府多年来在发债上都极为谨慎,稳定可靠、高收益率的国债,这本身就是美元信用的基石所在。再看看现在美国滚雪球一般的国债和摇摇欲坠的国际信誉,真是仔卖爷田不心疼啊。

实际上,美国的国债是在奥巴马时期开始快速扩张的,小布什给奥巴马留下了一个经济上烂摊子,这个烂摊子主要是因为他减了税,而且打了两场战争。

很不幸,沃克先生仅仅是审计长,而奥巴马需要考虑的问题更多。人家是民选总统,怎么能对人民加税呢?好吧,这是十足的托词,真正的原因是,加税解决不了问题!

拉弗曲线告诉我们一个道理,当税率高到一定程度,税收反而会下降。因为在资本自由流动的时代,不堪忍受税收的资本家将会毫不犹豫的把公司迁出美国。

蒋校长旧文提到过美国税负的问题,富人可以境外避税,可以买下一个岛来当土皇帝,而穷人却必须承受所有的税收。美国个人所得税占税收比例78%,而美国财政收入又占GDP的32.7%(2019年),逼近欧盟平均线34%,距离最高的法国大约差16个百分点。

如果继续提高税率,其结果很可能是资本加速流出,就像今天的法国一样!美国资本流出,在30年时间里催生了产业空心化和科技优势丧失等后遗症。

没加税都跑,何况你加税!企业走了,美国再也没办法培养产业工人,没有高收入的产业工人,技术创新就失去了基础。近10年来,美国芯片业设计被华为海思超过,工艺被三星台积电超过。波音737除了拉皮还是拉皮,简直让人怀疑波音设计师是不是拉皮条兼职的。

最核心的产业尚且如此,其他的就可想而知了。税基不足,不敢加税,美国财政实际依赖于美元霸主地位提供的大量金融盈利。但钱都被富豪赚回来了,这样的结构真的行吗?

其实不行。为了保证底层民众不闹事,美国社会福利支出负担巨大,而且不断被医疗等基础私营产业蚕食。税收可以减,福利支出不能减,每一个总统竞选人都会承诺不增加税收的前提下提高补贴。工资不涨买LV,那最终结果自然只能吃土了!

三大赤字的根源都在于此。不能开源节流,无论美元是何等坚挺的国际货币,最终结果也不过是慢性自杀,绝不会有第二种可能。

为了死的慢一点,美国政府需要让美元升值,让民众贷款,这样就能分担一些国债的压力。于是,这个泡沫只会越来越大。

由于美国长期位于食物链的顶端,美国人民生活富足,也没什么储蓄的习惯。没有储蓄自然也就没办法进行投资,因为储蓄是投资的基础,没有人可以背负三十年的房屋贷款去投资股市。而股市是美国最大的财富制造机,也是贫富差距的放大器。

让我们忘掉美国穷人,因为美国政府从不关心这些——美国债务还有没有可能还上呢?在经济学上,借债并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只要美联储流出的低价贷款进入赚钱的行业(比如芯片),印的钱越多,赚回来的就越多,政府依靠不断增长的经济就能再把钱收回来。

中国政府就是一个正面的例子。2008年金融危机后,四万亿投资进入了基础设施建设领域,在催生了世界500强基建公司的同时,也让整个国家的经济活力得到释放。

虽然看起来投资修路是亏的,但经济增长带来的税收增长拟补了投入,并得以偿还前期国债。理论上说,如果美国政府借更多的钱,投入高收益的项目,就可以把前面欠的那些钱还上!

等到收支平衡的时候再提高利率,收回流动性,正如上世纪80年代保罗·沃尔克所做的那样。这个逻辑不能说错,而且美国历史上确实做到过!

在经历了70年代放任自流的货币供应之后,美国经济进入“滞涨”(经济停滞通货膨胀),保罗·沃尔克用超高利率回收流动性,终于在上世纪80年代控制住了通胀。美国国债占GDP的比重,也从冷战高峰时期的50%左右降低到25%左右。

但是当年美国能够做到有两个基本前提:第一,美国中产阶级储蓄率高,能扛得住高利率。第二,美国制造业发达,扛得住失业潮。如果居民负债率高达98%,将利率拉升到15%,就意味着每一个美国人都得破产!

我们举个非常简单的例子。假设贷款100万,年利率4.90%,那么20年期贷款的月供6544元(等额本息)。如果利率飙升到15%,最终还款额将高达300万以上,月供13167元!

对于已经养成了贷款消费,车子贷款房子也贷款的美国人来说,加息就是挖他祖坟。而且,个人支出如果大部分要用来还贷款,占据美国经济82%的消费拉动又从何而来呢?

当消费无法增加,企业又怎么增加工作岗位呢?看,加息通缩的第二个恶果也来了,一旦消费萎缩,紧接着就是失业潮,在失业率如此高企的当下,执行高利率政策基本上等于朝自己的脑袋开枪。

美国无法可想,只能不断增加债务,以求获取高于账面数字的回报。其行为等同于赌博!赌的就是第四次工业革命美国能够勇立潮头!

为此,美国不惜禁华为,禁中兴,禁一切与第四次工业革命有关的中国科技公司。但是特朗普就没想过,如果中国5G先行铺开,首先搞好了基础建设,到时候他要拿枪逼着美国资本家,威胁他们不去中国投资吗?

本文来自时评网,文章标题:“疫情风浪之下,金融瘟疫也来了!美国只能赌一把”,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文章Related

返回栏目>>

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 时评网 评论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