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见网宏观 • 正文

常健:下半年经济是否可持续发展?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洞见真知

近日,中国财富管理50人论坛(CWM50)通过网络会议形式召开了主题为“中期展望:当前宏观形势与经济走向”的专题研讨会,邀请政府部门有关负责人、专家学者与市场人士就上半年经济运行情况、面临的问题与挑战、下半年经济走向、相应的对策建议等进行分析与展望。巴克莱银行中国首席经济学家常健主要就二季度需求端、生产端复苏的一致性和下半年经济复苏的可持续性从四个方面发表了看法。

主要内容

第一,需求端复苏迹象明显,从三四月汽车住房销售回暖到五六月基建地产投资和出口V型反弹,支持了生产端;

第二,虽然疫情导致出口面临较大不确定性,但由于率先复产复工,我国对全球主要经济体的出口份额有所上升,且随着发达国家经济重启,六月与疫情无关的消费品类出口有所回升,因此对出口维持比较乐观的判断;

第三,下半年财政政策仍有空间,加之政府的大力推动,基建投资有望实现高增速,当然落实的挑战也很大;

第四,消费复苏在不同收入群体之间存在差异,现金补贴可解决低收入群体的燃眉之急。

以下为发言全文

如何看待目前二季度的复苏

关于生产端和需求端的差距问题,我们认为三月份以来的高频、月度、和季度的数据反映的复苏进程大体上还是一致的。首先,汽车、房地产在3月份疫情管控措施放松后已经开始了比较明显的V型反弹。这一定程度反映了前期被抑制的需求,我们认为疫情也催生出新的刚性需求,比如更多人买车减少公共通勤的感染风险,长时间居家增加了对改善性住房的需求,这些在数据和调查上都有体现。其次,在货币、信贷、财政政策放松的背景下,投资在二季度实现了超预期增长。如果我们看趋势,看月度数据,基建投资在专项债发行和项目审批加速的背景下,5月是11%的增长,6月回落到8%。在楼市销售全线回暖,一二三线房价涨幅持续扩大,土地市场表现活跃的背景下,房地产投资也反弹到8-9%的增长区间。

常健:下半年经济是否可持续发展?

最后,出口方面,此前大家一直担忧全球衰退对二季度出口的影响。从实际情况来看,没有发生像金融危机时20%的萎缩,而是实现了零增长。

这些方面需求的强劲复苏带动了生产,和生产端的数据也是基本一致的。

所以,整体上来讲,二季度的数据还是自洽的。在需求端比较明显的反弹复苏之后,宏观库存的数据在4月上升后,5、6月份也有所回落。7月后的情况有待观察。

如何看待下半年经济是否可持续

因为大家已经谈得很充分了,我补充谈一下我们对下半年可持续性的两个观点和关注点。

我们在5月出口数据出来后就上调了今年的GDP预测至2.3%。当时我们进行了两个上调,一个是把出口从全年-12%上调到-6%,一个是把基建投资从6%上调到9%,房地产维持乐观不变。

出口方面,诚然,疫情导致出口面临较大不确定性。我们之所以在5月出口数据出来以后,就做出这样的上调,是基于相信虽然疫情使得全球需求下降,但中国在全球“封城”期间的市场份额在增加。粗略计算,我国对美国、欧洲和日本的出口占他们进口的比重,上半年增加了2个百分点。如果将更多的国家计算在内,应该得到同样结论。因为我们率先复产复工。而且,除了口罩,医用器械,电脑科技类等和疫情居家办公明显相关的产品,疫情也催生新的海外需求,比如自行车和家用游泳池,有利于我们这个制造业大国。

第二,理论上疫情相关类产品需求随着海外经济重启会回落,其他类需求能否补缺?数据上看, 5、6月西方国家重启经济,一些跟疫情无关的出口品类,如服装、鞋帽、皮箱在六月虽然还是收缩,但有20点的回升。我们测算显示,跟疫情相关的占出口20%的三类产品,从5月的63%增速下降到6月的35%,但是剩下80%的产品,增速从-12%回升到-4%左右。

最后,近来疫情在全球各地区反复,有利于疫情相关类需求保持平稳回落。因此,对于出口,我们还是维持较乐观,下半年出口单位数收缩的原判。

基建方面,我们是基于财政政策落实有效性的提高做的上调。此前我们比较谨慎地作出了6%的预测,主要是基于去年政府在加大力度发行专项债、强调补短板的情况下,最后增速也只有3.3%。这反映了三个主要矛盾,缺钱、缺项目,缺积极性;这些老大难问题解决起来并不容易。但前四个月和上半年数据出来,确实有改善。因为疫情的影响,各级政府加大了推动的力度,加快了专项债的发行,也审批了更多的项目。我们粗略的估算是,假设地方政府融资其他项不变,专项债用做资本金比例10-20%,和新增的专项债都用于新增的基建投资,2019年只有大概25%的新增专项债用于基建投资。如果我们把这个比例提高到50%-60%,这是今年上半年的比例的话,就可以使全年基建投资达到8%-10%的水平。当然我们9%的基准预测,仍然意味着下半年增速要达到18%,挑战还是非常大的。我们也在跟踪一些月度领先指标进行跟踪测评。

消费方面,维持我们之前的判断,即对于中产消费乐观,但因为低收入和服务业复苏缓慢对总体消费悲观。无论是因为疫情反复导致一些服务行业延迟开放,还是居民自身选择谨慎,以及整体可支配收入的下降,疫情加大贫富收入差距,都导致总体消费下半年依然堪忧。二季度城市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速明显回升,但农村居民仍较慢,而农民工收入依然是-7%收缩。因此低收入群体,消费倾向最高的群体,对下半年整体的消费仍将是拖累。调查机构counterpoint二季度手机销售报告显示,苹果和华为手机分别录得+32%,+14%增长,但小米和oppo分别录得-35%和-31%跌幅。可以看出,除了因为疫情影响不同行业消费的复苏(服务业特别是餐饮旅游最差),消费复苏在不同收入群体之间也存在明显的差异性。中国跟海外复苏的差别,除了在复工复产的理念节奏上不一样,我们的疏困救助政策也更倾向于可以使用杠杆的企业、投资,而不是像西方一样给个人发放现金。虽然政策设计时的谨慎权衡可以理解,比如中产居民可能会增加预防性的储蓄,但现金补贴对低收入群体农民工应可解燃眉之急。另外,大批中产减少海外出游购物,如何提高国产产品质量,对于释放这部分消费潜力应有帮助。

美国大选与对华政策

特朗普反复无常,使得中美之间失去互信和正常的沟通。市场之前普遍认为美国大选,两党打中国牌,会使中美关系进一步恶化。但也相对乐观地认为制裁反制措施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应不会影响实体经济。如果特朗普不当选,市场有担忧从11月大选到新总统上任期间,共和党会有更为激进的对华措施。如果拜登当选,市场看法是关税不会取消,中美之间的竞争基调也不会改变。他会重拾多边主义,通过国际合作来制衡中国,特别是重建和传统盟友欧洲的关系以及加强在亚洲的影响力。我们在后疫情时代的发展依然面临严峻挑战。

本文来自时评网,文章标题:“常健:下半年经济是否可持续发展?”,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文章Related

返回栏目>>

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 时评网 评论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