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见网社会 • 正文

陈春秀事件:贵子难从寒门出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洞见真知

关于陈春秀的事,大家都知道了。有老铁不止一次的给我留言说,不写陈春秀,差评。

你看,我的读者都是有血性的人。跟我一样的眼里容不得沙子。我不是不写,而是心中悲愤,怒火中烧,恨不得匹夫一怒,血溅五步!

不是寒门再难出贵子,而是贵子难从寒门出(陈春秀)

穷人本来活着就难,读书可能是改变命运的唯一机会,如果连这机会都要剥夺,底层还有什么希望?

所以今天,我要把陈春秀写个透!

01

如果不是陈春秀命“硬”,估计这事还蒙在鼓里。冒名顶替的陈艳平还在一派小资中继续当着她的公务员,做着她的春秋大梦。可偏偏陈春秀不服输,虽然距离高考落榜过去了16年,她仍然没有向命运低头,一边做着兼职,一边参加成人高考。

对她来说,虽然已经36岁并且结婚生子,深藏内心的大学梦却从未放下。5.20这一天,她在登录学信网填报信息时,令她毛骨悚然的诡异一幕发生了——一个同名同姓,连身份证号都一样的女子,赫然出现在山东理工大学的学藉信息上,而且顺利毕业!

而山东理工,正是自己当初填报的志愿!她是谁?我是谁?瞬间,陈春秀凌乱了。16年来的风风雨雨坎坎坷坷,全部涌上心头。她崩溃大哭。

这16年,因为没有大学文凭,她一边种地,一边打工,干过流水线工人,当过饭店服务员,受尽了屈辱,尝遍了艰辛。她决定,查出真相,揪出李鬼!

于是,她找到了山东理工大招生办。招生办的老师心生恻隐,帮她查阅了相关档案和资料,最后沉重地告诉她:你被人冒名顶替了!顶替她的人,叫陈艳平。是一个仅考了303分的文科生,最后却能移花接木,顶替考了545分的理科生陈春秀上了大学,还顺利毕业了!

毕业后,如愿端上铁饭碗,成为一名乡镇审计所的公务员。直到现在,冒名者还用着她的名字,同事们都叫她“秀儿”。看看别人,想想自己。凭什么我在搬砖她喝茶?陈春秀悲从心来。这哪里是什么人各有命,是有人无耻的窃取和改写了她的命!

她不明白,毕业证、准考证、身份证、户口本全在自己手里,对方是如何仅凭着一张录取通知书,就能堂而皇之的冒充她上的大学?更让她觉得绝望的是,为了讨回公道,她先后在派出所、教育局等多个部门奔走,均未得到有效答复。

最吊诡的是,当地教育局竟然让陈春秀提供身份证以外的身份证明,以证明“自己是自己”。这简单比证明“我妈是我妈”还荒诞!连身份证都不能证明身份,真TM的操蛋!

齐鲁大地,孔孟之乡,如此官僚傲慢伤害百姓,令人错愕不已。都说寒门再难出贵子,陈春秀以545之高分,在农村也算贵子了吧,但她走出寒门了吗?

把穷人堵死在寒门里,是一个社会最大的恶。

02

中间人出现了,希望私了。提出的条件很诱人,只要不再追究,补偿多少尽管提。但倔强的陈春秀拒绝了。16年的委屈16年的苦难,这个痛苦深渊,不是钱能够填平的。她只想见一见这个冒名顶替她的人,问她良心痛不痛!

但她连一句道歉都没等来。事发后,顶替她的陈艳平被注销了学籍,取消了学历,并开除了公职。而山东理工大学也承认在入学资格审查上存在漏洞。

事实上,陈春秀并不是唯一的受害者。当年除了她,还有三个人被冒名顶替,至于是谁,学校并没有进一步说明。而陈春秀当年的“考生电子档案”也没有被篡改,档案上贴的还是她本人照片。如果学校审核严一些,认真比对照片,就一定能发现李鬼。

遗憾的是,学校也没有给陈春秀一句道歉。相反,还甩锅学历贩子做假做的太逼真,“肉眼根本看不出来”。

学校注销了假“陈春秀”的学籍后,陈春秀认为不公平:这是我自己考的大学,凭什么说注销就注销?

陈春秀提出了重新入学的请求,想圆自己的一个大学梦。但山东理工大冷冷地拒绝了她:无此先例!简单粗暴,毫无同情。

冒名顶替有先例,重新入学无先例?简直滑天下之大稽。明明是自己审核不严导致的悲剧,让受害人错失了最好的大学时代,现在反而让受害人逆来顺受接受现实,还能再无赖点吗?

山理大的冷漠让人愤怒,舆论一片倒的痛骂。好在,终于把校方骂醒了。白天无此先例,晚上积极协调。校方再次发出声明:“近日,陈春秀女士通过媒体表达了重新到高校就读的意愿。我校对此高度重视,主动与其进行沟通,了解诉求。我们将积极协调,努力帮助其实现愿望。”

从无此先例,到开此先河,是不是还得让陈春秀给你磕上三个响头,以报“复读”之恩?欠债代偿,天经地义,怎么就成“格外恩赐”了?

想想你们是如何对待非洲学生的,怎么给黑人安排伴读的,把那份热情拿一点出来,给自己的孩子不好吗?宁赠异邦,不予家人?

03

教育,是一个社会公平的基础。更是底层人民的孩子,改变命运的最后希望。他们不怕苦不怕累,就怕努力没机会。正如电影《中国合伙人》中的成东青,连续两次高考失败,家里一贫如洗,他娘无奈地说:

东青,你就安心当你的农民吧。但成东青没有,他宁愿跪求村民给自己凑钱,也要坚持参加第三次高考。因为他知道,父母只能送他到这里,剩下只能靠自己。

同样,陈春秀的家庭也十分贫困,去年才刚刚脱贫。在采访中,陈春秀的父亲说了一段话让人泪目:我说妮,你只要考上,我砸锅卖铁叫你上,你这一生,我不能给你耽误了,没想到会到这一步(被人顶替),就打听我是个老农民,怂人,才出现这样的情况,我要是有能力,他们也不敢。

连陈春秀自己都在疑惑,为什么偏偏我这么倒霉,难道真的是因为我们农村人好欺负?事实上,在一些人眼里确实如此。同样在山东聊城,王丽丽也是在查询当年高考信息时,才发现自己被人冒名顶替了。而顶替者已经在街道办工作了十余年。

她们有一个共同的身份,穷人家的女孩。一方面她们因为家庭经济条件有限,基本不会再复读。一方面因为是在农村,即使发现被顶替了,又能怎么样?所以,他们就成了黑色产业链下手的主要对象。

而金主,多是一些有钱有势的城里人。比如顶替陈春秀的陈艳平,父亲曾是商务局的干部,后来下海经商,拥有多家公司,是当地有名的有钱人。果然,生在什么样的家庭,不仅决定了你的起跑线,还决定着你的天花板。而陈艳平的舅舅就更厉害了,是县审计局的局长。你别觉得这县局的局长也就是个科级干部,那是你不了解县城的江湖。

在县城的江湖里,一个局长可以只手遮天,呼风唤雨。还记得湖南新晃的操场埋尸案吗?事情曝光后,陈艳平面对上级调查,于是写了个情况说明,来了个死无对证:相关入学材料由我舅妈(原某厂职工,现已去世)找中介2000元代办。

就问你服不服!不服下去找她舅妈亲自问!

04

2000块钱就能把这么大的事给办了?什么样的中介有这么大的能耐,能把户籍、档案、通知书全改了,提供“一条龙”服务?距离专科线差了200多分的超级学渣,又是怎么顺利毕业的?

毕业以后,是怎么进舅舅所在审计系统,成为一名公务员的?作为舅舅就完全不知情?这些,都是舅妈办的?估计这难堵悠悠之口吧。如果就这么草草了事,连仝淖都不答应,凭什么我办个假应届就处理这么多人,你这冒名顶替推给一个死人就完了?

从仝淖案可以看出,办一个假学籍需要一个很长的产业链密切配合才能完成。要运作冒名顶替上大学,更是难上加难。如果不是所在高中、招生办、派出所、高校招生部门等通力合作,任何一个环节出现问题,都难以瞒天过海。

而据山东自查结果显示,在2018年-2019年大清查中,全省有14所高校的242名学生,被发现涉嫌冒名顶替入学取得学历。242人,就是242个破碎的大学梦,242个被偷走的人生啊!

顶替者的学历可以注销,被顶替者的人生怎么重启?一个省就有如此之多,只能说明,某省的教育,已经出现了系统性的溃烂。

而这样的咄咄怪事,放在全国又能有多少?从山东齐玉苓案到湖南罗彩霞案,从湖北王俊亮案再到河南王娜娜案,每一起都让人触目惊心。

破坏教育公平就是破坏一个民族的信仰。如果连教育这一片净土,都沦为权力寻租下的暗箱操作,不仅会动摇社会的根基,还影响到整个国家的未来。

山东的冒名窝案既然由来已久,影响巨大,就不能仅仅处理当事人了事,而是要一查到底,公布真相、揪出参与其中的每一个违法乱纪者,切实守护教育公平正义。

在过去,这些渎职舞弊之人,是要被腰斩的。

05

每一个人的人生,都是独一无二的。陈艳平们,无论如何补偿,也无法弥补陈春秀逝去的青春和改写的人生。也希望山东理工大学能收起你们那份傲慢,拿出足够的真诚和政策,张开双臂迎接本属于你的优秀学子。

像陈春秀这样积极上进,心中有梦眼中有光的学生,配得上你们这个学校。事实上,是你们配不上她!

本文来自洞见网,文章标题:“陈春秀事件:贵子难从寒门出”,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文章Related

返回栏目>>

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 洞见网 洞见网手机版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