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见网人物 • 正文

美团王兴:每一个少年英雄,都不会屈居人下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洞见真知

5月25日,在美团发布自己的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后,美团市值迎来一波大涨。5月26日收盘,美团股价报138.9港元/股,市值为8093.7亿港元,约1131亿美元。

但美团并不止步于此。6月16日,美团股价开盘涨超2%,随后股价一路攀升,午后一度冲高至172.5港元/股,总市值突破万亿港元。截止发稿时,美团股价仍然高达171.8港元/股,总市值依然超万亿港元。按照最新总市值排名,美团在港股成为仅次于阿里、腾讯的第三大互联网上市公司。而王兴的身家,也超过了刘强东、雷军。

大佬们「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只有少年英雄才敢喊出「彼可取而代也」

现在的王兴,几乎可与AT齐平,更是远远了甩开了BAT中的B。但2011年3月,32岁的王兴还只是一个青年企业家,有点名气,但也只是小有名气,为了给美团寻求融资,王兴在杭州第一次见到了马云。

美团王兴:每一个少年英雄,都不会屈居人下

据说,当时王兴问马云,你最强的是什么,马云反问王兴,你觉得呢?王兴直言不讳,是战略和忽悠。马云则很认真的告诉王兴,其实他的强项是管理,王兴说,我相信。

其实,大佬们之间到底说了什么,在层层转述中往往都会走样。但是言语中也可以看出,王兴作为晚辈,似乎并没有表现出对马云的足够崇拜。

王兴的独立性特别强,在这一点上他与自己曾经的员工、今日头条的张一鸣很像。自己可以接受巨头的投资,可以部分让渡一点权力,但在最核心的权力上,绝对不愿意做巨头的小弟。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这话,大哥说来,当然很响亮。但小弟难道就不会在心中嘀咕吗?

当年秦始皇南巡到会稽,还是少年的项羽看见后,说了一句「彼可取而代也」,吓得他的叔叔赶紧拉着他低下头。认为自己可以把秦始皇取而代之,项羽的英雄气概,可见一斑。王兴看着马云的时候,会不会在心里也说一句,「彼可取而代也」?

其实最初,美团和阿里的关系还是挺和谐的。2010年,王兴创办美团网。那时候大家都没有什么经验,也没做过地推,只能用最原始的办法,地推团队从地铁口走出来,和沿途的餐厅、电影院谈合作。而2011年,各种团购网站涌了出来,被称为「千团大战」。当时的美团,虽然业绩不错,但被挤到了第二梯队,亟需融资。

当时不少网站,为了融资,各种数据造假,但王兴非常实在,和阿里谈融资的时候,也赢得了阿里的信任,最后赢得了阿里巴巴5000万美元B轮融资。

但有了钱还不够,王兴还在为另一件事烦心,因为庞大的地推团队需要管理,而不少友商也挖走了他不少人。投资人建议他去找干嘉伟,这是阿里中供铁军的领头人,曾是阿里销售部门副总,还是阿里67号员工。

王兴亲自前往杭州,找干嘉伟寻求意见,干嘉伟说了一句话:「长出来的肉才是自己的肉,在别人身上挖一块肉贴在身上也长不成自己的肉。」

借助阿里的地推团队,并不是解决美团问题的正解,美团需要建立自己的地推团队。

王兴觉得非常有道理,随即他向干嘉伟发出邀请,想让干嘉伟加入美团。两人见面6次,前后历时5个月,干嘉伟终于同意加入美团。干嘉伟的加入,和王兴形成了互补。干嘉伟习惯用线下思维思考,王兴更多的是从互联网的角度去思考。

在干嘉伟的带动下,美团的销售团队很快就长成了一支精锐部队,从团购、外卖到网约车,其销售团队都起了很大的作用。就这样,美团越做越大,从「千团大战」中脱颖而出,成为了最后的胜利者。

美团和王兴的优秀,阿里自然看在眼里。几年之后,阿里巴巴认为O2O的场景非常重要,希望对美团拥有更大的控制。而此时,王兴心怀大志,自然不愿意成为阿里的一部分。

从2014年5月到2015年1月,美团在半年时间里完成多轮巨额融资。坊间传闻,这是由于王兴不满意阿里对其的干预,希望以此平衡阿里的影响力。

2015年10月,美团和大众点评合并,美团和阿里的矛盾也变得难以调和。

据《财经》报道,美团点评在2015年10月合并之后,王兴专门去拜访了马云,他向其表示前面有滴滴快的这个成功的例子——原来两家A、T打得不共戴天,后面握手言和,都成为滴滴的股东,所以他跟阿里说美团非常希望可以同时得到腾讯和阿里的支持。但马云说:「你完全搞错了,我们认为滴滴合并快的对阿里来说是一个失败的例子,我们不会让这种错误再次发生。」

两家合并后腾讯在美团点评新公司的持股份额超过10%,而阿里在合并后只持有大约7%的股份。在这之后,阿里开始退出美团。美团和阿里,开始交恶。这种交恶甚至直接体现在言语上。

王兴后来在接受《彭博商业周刊》的采访时,在谈及与阿里的竞争表示:「我仍然认为马云是个诚信有问题的人」。阿里巴巴公关委员会主席王帅随即在微博回应:「恶意中伤伤害不了阿里,也减轻不了自己竞争的困局」。

不过,王兴在商业竞争上,困局早已经减轻,美团自身也越来越成为一家可以颠覆别人的巨头。

王兴的人生,本就是一系列的胜利

关于王兴的故事,很多人都愿意说他九败一胜的故事,仿佛失败多次就会更快迎来胜利。

其实,真正屡败屡战的人,也往往会屡战屡败。反而是一直战胜的人,才会迎来一个又一个胜利。

任何人的出生,就是一场胜利,父亲的一颗精子跑赢了其他亿万精子。而那些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富二代,更是赢过了绝大多数的普通人。

王兴是龙岩最早一批拥有电脑的人,早在1995年,他就通过拨号上网登陆广州的BBS,下载别人的留言,可以说是中国第一批拥有个人电脑、上网看世界的人。

王兴的父亲叫王苗。当过建筑小工,当过泥瓦匠,后来承包工程,做了包工头,1992年邓小平南巡讲话,王苗嗅到了商机,把之前十几年积攒的300万拿出来,和人合伙办了一家水泥厂。就这样,王苗的生意越做越大。

王兴作为富二代,当然有富二代的从容,有更多哪怕是现在的后浪们都没有的兴趣选择。他从小就和小伙伴接触无线电,动手制作录音机,中学时就开始读比尔·盖茨,并尝试创业出售调制解调器。但王兴不是一个普通的富二代,他还有着富一代的能吃苦。

他18岁保送清华攻读电子工程系,并不是美国那种富二代靠祖上上了滕校,去学习文科、商科、艺术等「软学科」。清华电子工程专业,可是实打实的「硬学科」,不吃苦,是很难过关的。

王兴创办校内网、饭否的经历,很多人认为是失败的经历,但真的能算作王兴的失败吗?

校内网没能成为中国的Facebook,当然是一个遗憾,但王兴复盘时也曾说,「校内(低价被收购)不能算不公平,这纯粹是一个商业的事情,我从来没有把自己打扮成一个受害者」。王兴并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受害者,一个失败者。这只是一段经历而已。

饭否因为一些敏感因素被关闭,当然,在关闭一年半后,饭否依靠一笔官方投资重新复活,并且停止对外开放,只限于已注册的早期少数用户使用,错过了微博发展的窗口期。

这当然很遗憾,但真的算是失败吗?饭否是因为不可抗力输给新浪微博的。但网易微博、腾讯微博竞争过新浪微博了吗?与网易微博、腾讯微博相比,饭否至少一直在运行,活跃账号还有不少,这难道不是一种胜利?

笔者并非要故意反说,非要把失败说成是胜利。但失败的标准需要重新定义,并非所有的挫折,都是失败。如果一位连续创业者每一次创业经历都没有坑蒙拐骗员工,而且这家公司可以在员工的职业生涯中填了光彩,为社会提供了有价值的服务与产品,按照法律规定为国家贡献了税赋,只是后来因为某些原因这次创业的项目没有持续下去了,大家好聚好散,又有何失败可言?

况且,近日的美团市值又屡创新高,这是王兴的又一次胜利。

王兴:封闭的饭否表达却能够出圈成为议题中心

王兴曾说过一个假设:如果早出生一百万年,作为一个男人,此刻我应该正在狩猎。我应该围着兽皮裙,手持标枪,正在捕捉山羊野鹿,也可能正和虎豹豺狼大狗熊做生死之搏。如果我干不好,我就会被咬死,我的家人族人就会饿死。每想到这里,我就决定集中精力,回到中国互联网这个现实丛林中来。

在原始社会,每一个男人在捕猎的过程中都需要面临猛兽的追赶而不敢松懈,但在现代社会,市场规模、市值、KPI等等指标,也是一头头猛兽,驱赶着每一个商场、职场人士不停奔跑,不敢停歇。

哪怕是公开发言,还是在私人社交APP上发表观点、转发文章,大家都是一本正经的,或者是一本正经地说严肃的话,或者是一本正经地说轻松的话。

但王兴在自己的饭否账号上,却持续输出着各种有趣的小知识、小发现,甚至是不知所意的一些词汇。笔者打开饭否,就看到王兴刚刚分享了一句话,「钱不等于资本」。

王兴的很多金句都广泛传播于互联网圈,他的很多判断也都会成为互联网圈的话题讨论热点,不管大家赞同还是反对,王兴的思想总能够成为争议的中心。

相比于有些企业家靠摔杯子、抢公章成为议题,靠自己的思想、判断成为议题的中心,段位高下立判。

王兴和马云是完全敌对的竞争关系。难道马云的能力就一定强过王兴?作为观察者,我们很难去下一个武断的判断。但也许可以说,王兴个人在见识和能力上离二马的距离,并没有美团离AT的距离那么远。

时也运也。能力、拼劲、韧劲、见识,每一个大佬都不会少,但运气和时代机遇从来不会公平地撒在每一个人的头上,和每一代人的头上。

但后浪又岂能永远甘居前浪之下?前浪与后浪,波涛汹涌之间,互争高低,「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本文来自洞见网,文章标题:“美团王兴:每一个少年英雄,都不会屈居人下”,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文章Related

返回栏目>>

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 洞见网 洞见网手机版 版权所有